吴起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纪念园里的纪念碑-童装资讯
点击关闭

二十五军国民党-吴起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纪念园里的纪念碑-童装资讯

  • 时间:

南朝石刻遭拓印

7月15日晚,中共鄂豫陝省委在灃峪口(今西安市長安區內)召開緊急會議。會議決定率紅二十五軍主力西征北上,到陝甘蘇區會合紅二十六軍,集中力量消滅敵人,並配合紅一、紅四方面軍的北上行動。

在彭德懷指揮下,19日晚至20日早晨,紅軍主力分別進入陣地布防。一縱隊埋伏在頭道川、二道川、三道川之間的大峁樑上,在敵之左側,二縱隊埋伏在頭道川、亂石頭川之間的山樑上,在敵之右側,三縱隊埋伏在洛河東岸的燕窩樑上,在敵之正面。紅軍布下了「口袋戰術」準備全殲來犯之敵。

為促進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工作的展開,紅軍於5月主動回師河西。「紅軍東征歷時75天,宣傳了黨的抗日主張,殲敵1.7萬人,籌措軍費30餘萬元。」延川縣政協文史委員會主任馮延東說。

榆林市定邊縣鐵角城村是連接陝西、甘肅兩省的交通要道,村中心的傍山道路,縱橫數百里,是隴東入陝的一個必經驛站。

吳起紅軍小學的同學在節假日利用快板、說唱等形式,為遊客講解和宣傳長征精神。本報記者 龔仕建攝

走在永坪鎮的大街上,「永坪會師」的雕塑傲然聳立在道路環島中央。

中央紅軍到達吳起1935年9月,得知陝北紅軍活動消息,在甘肅哈達鋪鎮,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決定要到陝北落腳。

瓦窯堡會議着重討論了軍事戰略問題、全國的政治形勢和黨的策略問題,確定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策略方針。

11月21日拂曉,直羅鎮戰役打響了。毫無準備的國民黨軍被「從天而降」的紅軍打得人仰馬翻、四處逃竄,紛紛繳械投降,109師師長牛元峰被擊斃,國民黨軍在直羅鎮遭遇慘敗。

距吳起縣城西南方向4公里處的大峁樑上有個開闊的山頭,以前叫平台山。如今,在山頭平坦處的兩棵蔥綠的杜梨樹下,一尊銅像格外醒目:毛澤東坐在行軍床上,一手按着作戰圖,神情自若、目視遠方……

「從這些為革命犧牲的紅軍身上,能找到我們要尋找的初心。」在勞山戰役烈士陵園,甘泉縣勞山鄉黨委書記楊海軍告訴記者,如今這裏既是愛國主義教育基地,也是紅色文化教學基地。

「『切尾巴戰役』勝利以後,當地群眾為了紀念這場戰役,將原來的平台山更名為勝利山。」中央紅軍長征勝利紀念園講解員強小芳向遊客介紹說。

東征播下抗日火種富縣直羅鎮四周群山環抱,柏山上松柏鬱鬱蔥蔥。

早在中央紅軍離甘入陝之際,國民黨軍就在陝甘交界的河連灣集結,敵先頭部隊於10月18日晚到達鐵邊城以西的油寺一帶宿營,距中央紅軍後衛部隊僅有20餘里。國民黨軍自恃人多勢眾、裝備精良,氣勢洶洶地順頭道川奔馳而下,由正面推進,妄圖殲滅疲憊不堪的紅軍。

走進延川縣東征革命紀念館,幾行字非常醒目:「打了勝仗,喚起了人民,擴大了紅軍,籌備了財物」。這是毛主席對紅軍東征的評價。

繼續北上!7月16日,紅二十五軍沿秦嶺北麓冒雨從灃峪口出發,踏上繼續長征的道路。

為什麼選擇永坪這個小鎮會師?延川縣政協文史委員會主任馮延東介紹:「永坪鎮早在紅二十五軍到來之前,就是陝北革命根據地的活動中心,是西北紅軍的根據地。」

瓦窯堡會議舊址由一排5孔窯洞組成。「茶壺、煤油燈以及其他陳設,當時開會的時候就是這樣擺的。」王志厚是瓦窯堡革命舊址紀念館原館長,他摩挲着桌角說,「這張桌子所在的窯洞,正是1935年12月17日中共中央在陝西安定縣(今子長縣)瓦窯堡召開政治局會議的地方。」

陝北吳起勝利山上,兩株百年杜梨樹枝繁葉茂。「切尾巴戰役」的炮火聲,似乎仍可聽見。

1935年9月,蔣介石對陝甘革命根據地發起第三次「圍剿」。剛成立的紅十五軍團研究制定了反「圍剿」的作戰計劃。「10月1日,經過6個多小時的浴血奮戰,紅十五軍團取得了全勝,勞山戰役共殲敵3700人,繳獲軍用物資不計其數。」甘泉縣黨史辦原主任史雲樓說。

紅軍在陝西的足跡,遍布三秦大地。近日,我們再次踏上紅軍長征路,感悟那些紅色故事蘊含的偉大精神。

80多年後記者再走長征路,8月的黃土高原綠意盎然,極目遠眺,千溝萬壑,生機勃勃!

至此,中央紅軍切斷了長征途中一直甩不掉的尾巴,結束了中央紅軍在長征的最後一仗,宣告了蔣介石圍追堵截中央紅軍的圖謀破產。

1935年10月,中央紅軍左路和右路順利進入陝西定邊縣境內。雖然紅軍在這裏只短暫停留,當地村民卻印象深刻。

鑼鼓響,秧歌起,紅軍長徵到吳起。從此紅軍有了落腳點,也有了出發點。

「紅軍到達吳起鎮看到了蘇維埃政府的牌子,喜悅的心情難以言表,頓時歡呼跳躍。」吳起縣旅遊局原局長馬廣千向記者介紹說。跟隨中央紅軍長征的戰士鄧飛曾這樣描述當時的心情:長征途中,我們無論是渡湘江、翻雪山還是過草地,尤其是打完了一仗,眼巴巴地瞅着滿地的傷病員無處安置時,我們就格外想念蘇維埃,想念蘇區人民。如今,看到蘇維埃的牌子,我們怎能不歡呼,怎能不熱血沸騰呢!

56歲的村民董玉飛家裡有個傳家寶,是兩對茶壺。「紅軍隊伍離開時,爺爺董發太給紅軍戰士們裝上了兩背袋糧食,紅軍戰士拗不過,就拿出了兩對茶壺贈予他們作為答謝。」說到這裏,董玉飛自豪地拿出茶壺展示給記者,他說:「這可是我們家的傳家寶,我會讓孩子一直傳承下去!」

「直羅鎮戰役勝利后,紅一方面軍積極組織了東征和西征,為迎接紅二、四方面軍北上,實現三大主力紅軍會師創造了有利條件。」富縣縣委講師團團長高榮輝說。

1935年7月2日,陝西省山陽縣袁家溝口,伴隨着一陣陣激昂嘹亮的軍號聲,紅軍戰士像奔騰的黃河水一般沖向敵軍,敵軍立即亂作一團。這是一場極為出色的殲滅戰,共斃敵300餘人,俘獲1400餘人。

21日7時,戰鬥打響了,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激烈戰鬥,紅軍取得勝利。戰役總計斃傷俘敵人2000餘人,繳獲山炮、迫擊炮、輕重機槍數十門(挺),繳獲戰馬1720多匹。

緊接着,紅二十五軍繼續北上到達秦嶺北麓。由於沒有電台,紅二十五軍自撤離鄂豫皖蘇區后就與中央失去了聯繫。向川西方向轉移,還是繼續堅持北上?紅二十五軍面臨著一次重大抉擇。

這支勇猛的隊伍就是紅二十五軍,他們是一支由徐海東率領的十六七歲「娃娃們」組成的生力軍。這次全勝,鼓舞了士氣,使敵軍各部畏縮不前。

媒體記者們在瓦窯堡會議舊址採訪。本報記者 龔仕建攝

延安甘泉縣勞山戰役烈士陵園松柏環繞,鬱鬱蔥蔥。33座無名紅軍墓安靜地躺在陵園中。墓地上的紅星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,那場大獲全勝的戰鬥躍然眼前。

1936年2月20日開始,紅一方面軍以「中國人民紅軍抗日先鋒軍」的名義從陝甘蘇區東渡黃河,進入山西,發起東征戰役。3月,毛澤東和彭德懷聯名發佈《中國人民紅軍抗日先鋒軍布告》,主張停止一切內戰,號召愛國志士與紅軍聯合一致抗日。

經過兩個月的跋涉和戰鬥,1935年9月15日,紅二十五軍到達陝西延川永坪鎮,與陝甘紅軍勝利會師,成為長徵到達陝北的第一支紅軍。經過會議決定,紅軍第二十五、第二十六、第二十七軍合編為紅十五軍團,徐海東任軍團長,程子華任政委,劉志丹任副軍團長兼參謀長。

柏山下矗立着直羅鎮戰役烈士紀念碑,從紀念碑背後的台階拾階而上,蒼松翠柏間,長眠着648位在這場戰役中犧牲的紅軍戰士。

吳起中央紅軍長征勝利紀念園裡的紀念碑。本報記者 龔仕建攝

「切尾巴戰役」、直羅鎮戰役、榆林橋戰役,一個個重要的節點,為紅軍長征落腳延安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勝利會師、瓦窯堡會議、東征抗日,為全民族抗日戰爭勝利帶來了希望。

10月19日,中央紅軍剛到吳起鎮,國民黨軍就追到了蘇區大門口。毛澤東、周恩來和彭德懷對敵情做了認真的研究后,迅速達成一致:打退追兵,絕不把敵人帶進根據地!

對面山頭上,遙相呼應還有一尊銅像。「那是彭德懷將軍正迎風策馬向主席傳遞勝利的捷報。」吳起革命紀念館原館長呂軍向記者介紹說。

他們當年的戰鬥經歷,現在仍被後人講起。「蔣介石調西線國民黨軍四個師的兵力,由甘肅慶陽、合水向富縣進攻,並且調東線國民黨軍一個師的兵力,由洛川、富縣北上,企圖趁中央紅軍長征立足未穩,將中央紅軍消滅在洛河以西葫蘆河以北的地區。」直羅鎮烈士陵園每一個講解員對直羅鎮戰役都熟記於心。

勞山戰役的勝利,壯大了紅軍的力量,鞏固和擴大了根據地,為迎接中共中央和中央紅軍的到來創造了有利條件。

1935年11月20日夜裡,在毛澤東指揮下,紅一軍團和紅十五軍團從甘泉主動出擊南下富縣直羅鎮,分別埋伏在鎮子北面和南面,悄悄包圍了駐紮在這裏準備進攻紅軍的109師。

紅二十五軍奮勇北上前不久,陝西延川永坪會師紀念館參觀者絡繹不絕,講解員生動的故事把大家帶回了1935年的夏天。

「北國風光,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……」這首《沁園春⋅雪》,是1936年2月毛澤東在清澗縣袁家溝創作的。大好河山展現在眼前,他欣然提筆。

今日关键词:曝黄渤喜得爱子